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当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高喊“把他们送回去”,恐慌在美国蔓延开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候觅丹
 

丽秀招聘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思众
      
      五天前,8月7日,美国移民海关局在密西西比州进一步展开了对于非法移民的惩治,他们突袭了至少七家农产品加工厂,并逮捕了大约680名疑似非法入境的移民。
      
      媒体用“扫荡”和“席卷”来形容这次行动——这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单个州发起的规模最大的移民逮捕。
      

      

      
      事发后,人们开始在社交网络上疯狂转发这样一段视频:一群刚放学的孩子蜷坐在社区健身房的地板上,一些人的肩膀不停耸动,哭得很凶,大部分人都低下脑袋,沉默着。一个11岁的女孩在接N采访时抹着眼泪,无措地说:“我想要我的爸爸妈妈…我爸爸没做任何事,他不是罪犯。”
      

      
      “本次行动起到了很好的威慑作用。”总统如是总结。
      

      
      “我要把你送进监狱”
      
      突袭行动发生在周三。位于美国南部的密西西比州,太阳很早就把大地炙烤得炎热无比。早晨7:30左右,在科克鸡肉加工厂上班的工人们正准备交接早晚班时,一批移民局官员突然出现在工厂里。
      
      他们将所有拉丁裔工人集中到一个房间内,接受探员逐个问话。探员们主要排查了拥有合法居留证的移民和非法入境的移民。
      

      
      在工厂上班的黛丝莉·休斯在表明自己的合法身份后,便被叫出了房间。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个朋友被扭送上大巴,却没来得及和她们说上一句话。
      
      出现在休斯脑海中的,首先是朋友们的一双儿女。她匆匆赶回朋友家里,确保两个孩子待在安全的地方,并且有充足的食物、衣服和水。
      
      将这一切安置妥当的她回到了工厂的停车场,焦急地看着远方,期待大巴再次将自己的朋友送回来。和她一起等待的人越来越多,一个晚上过去,这片空地上挤满了几百个等待着自己的妻子、丈夫、朋友的人们。
      

      
      无人预知这场行动。当天,是密西西比州许多中小学开学的第一天。18岁的史蒂芬妮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和许多人一样,她在课间时听闻自己父亲被捕的消息。
      
      当时,她的爸爸和阿姨正在开车去上班的路上,车里还坐着她年仅三岁的妹妹。远远地,他们便看到了移民局正在将工人们押上大巴。他们立即俯身躲在车内,但仍然被发现了。
      
      阿姨哭着拨通了史蒂芬妮的电话,史蒂芬妮听到另一端,父亲正对着某人说:“我家里有六个孩子,其中一个还有自闭症。”
      
      但对方只是大叫着要把他送进监狱。
      

      
      至今,史蒂芬妮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和阿姨。她的弟弟因为恐慌,已经开始了绝食。
      
       激化的劳动力、种族和移民问题
      
      本次行动,移民局的国土安全调查部选择与密西西比州南区检察官办公室联合出击。移民局称,此举在追捕非法移民的同时,也能管控雇佣他们的公司。
      
      移民局表示,针对美国境内企业雇佣非法移民的情况,他们已经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调查,本次在农产品加工厂开展的突袭行动便是调查的一部分。但移民局并未透露此次行动的目标数字,也没有说明被拘留者是否与调查名单上的人员相匹配。
      

      
      移民局代理主任马修·艾尔班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以刑事犯罪起诉部分被捕者,此外,另有一批人会被遣送出境。被缓释的人员中,有一部分将交由移民法院审理。
      
      密西西比州的鸡肉产量占全美第五,此次遭到突袭的科克食品公司和培可食品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两家鸡肉生产商。
      

      
      这使得密西西比州的食品加工业和劳动力、种族、移民问题深深交织在一起。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公民权利和工人运动的崛起,导致了大批白人劳工的出走。到了1990年代,所有企业都开始大规模雇佣拉丁裔的美国移民,填补劳动力的壑口。为了挣钱,大量移民从埃尔帕索和迈阿密等边境城市移居到了密西西比州的郊区。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移民发起的“零容忍”政策,日益激化的种族问题正撕裂着这片土地。
      
      突袭发生前不久,8月4日,美国得州埃尔帕索市一家沃尔玛超市发生枪击案,造成22人死亡。21岁的嫌疑人向警方承认,自己的恐怖袭击行为就是“针对墨西哥人”。
      
      当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高喊着“把他们送回去”时,恐慌在拉丁裔社区蔓延开来。
      
      “我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子”
      
      奥维德·米格尔在密西西比州的弗里斯特市经营着一爿杂货店。上周三的逮捕行动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店的生意迅速淡了下来。
      
      “现在,拉丁裔都不敢出门,”米格尔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他们担心移民局的人还在附近。而我很愁我的生意,现在太清淡了。”
      

      
      米格尔的观察并非偶然,同样在弗里斯特一间杂货店工作的金伯利·帕迪拉也明显感觉到,这几天的顾客比往日少了许多。她说,大家不仅避免在公共场所出现,也在尽可能减少开支。
      
      “他们哪里也不想去,也拒绝花钱,因为他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帕迪拉说道,“我也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子。”
      
      逮捕行动的第二天,移民局释放了大约300名移民,并宣称自己的做法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帕迪拉说,自己男友家人的朋友就在其列。那位女性被政府释放时,脚踝上还套着脚环,而她能重返家庭,是因为她的孩子还太年幼,并且没有其他监护人。
      

      
      被释放的人中,有些人被允许继续工作,而那些被剥夺劳动权利的人则无能为力。“戴着这个脚环,意味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追踪。如果(移民局)发现他们在被捕后还继续工作,那么后果会变得更糟。”帕迪拉解释道。
      
      弗里斯特所在的斯科特郡在逮捕行动前并未收到任何通知,这也意味着当地的学校和儿童保护机构在事发后措手不及。移民局逮捕了几百名家长,就意味着斯科特郡在一天之内突然多出了几百名没有父母看护的孩子。
      
      有些孩子也许要就此与校园生活告别。
      
      斯科特郡登记在册的拉丁裔学生共有560名,据该郡公共教育部负责人托尼·麦吉的说法,行动发生后的第二天,154个孩子没有回到校园。第三天,52个孩子仍未现身。
      
      来源:纵相新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